玖离

想当律师的我成了医生的预备君,学习的忙碌,忘怀着初梦。唯有休息时,翻阅闲书,才找到片刻安宁。我是all主受党。无节操怎么了!

【all叶】童话镇(正文1)

★本想明天发布全文的,嗯……太懒了……慢慢更吧

沿着歌声走去,视眼开始变的狭窄,草地上又开始出现树木。“又是树林吗?难道这是个循环的地图!我回到的是最初的树林吗?”有时候人想的越多,就越容易被自己吓到。实则现状并没有叶修想的那么恐怖,两条两米宽的河流出现在了眼前,它们渐行渐近,终在不远处汇聚。

“那么的少年,你是在找人吗?你看起来很迷茫。”河水在叶修靠近时卷起一波涟漪,声音发出,河水在说话!叶修微微一愣,但想到目前为止所经历的,能有个说话的实在不错。歌声还在耳边回荡,明显也是从这河水发出的。突破点,终于找到了。

“你知道我在找人?”叶修知道自己想问的有太多,但此刻顺着话问,看似被动却实在是个试探的好方式。

“当然了,年轻人……嗯……你的心思可真多啊。不用担心,我是个好人,不,好河。听这歌,我就是睿智的河水。”

“睿智的河水吗?你能听到我的心音?”叶修听河水说的话,不由戒备更深了一层。

“年轻人,你何必这样戒备我呢?我的出现不就是很标准的主角导师的存在吗?算了,我就告诉你,你想知道的吧。”河水的声音透着股神神道道的感觉,叶修听他似乎要讲重点了,也不插话,就在一旁坐下,静静听着。

“这里是童话镇,我睿智的河水是这里唯一看透的现实与理想的存在。童话在你们那边也许就一个个故事,但在童话镇里却真实存在着那些主角。他们没有你们故事书里那么的有曲折的命运,幸福的结局……顺其自然的生活本是十分安逸的。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,随着你们那个世界那些故事的流传,童话镇里也被影响。他们开始变得认为那些故事里的人才是他们了。也许,就像魔法吧,被你们理想中的幸福所影响,偏离了自己的现实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个礼貌的孩子啊,我讲了那么多看似和你没关系的事情,你也不打断我。”

“我想你讲的并不是没有关系的东西,如果你说的我们的世界影响了童话镇,那么我会来到这里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影响,还有我的朋友也到这了吧。”叶修看似在问河水,但语气相当肯定。

“是的,你和你的朋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这里的。现在告诉你,你该怎么办吧?和你这样聪明的人聊天,无法得到成就感,真希望那些可爱的孩子们能够回来。”

“回来?”

“对,回来。他们的回归,我需要你的帮助,当然,也是你必须帮我的。你的朋友们他们现在已经分不清自我了,迷失在原属于童话镇镇民的现实里。而镇民们因为被占了远属于他们的现实,而他们又迷失在虚假的理想中,被这个世界禁锢了。只要你能够唤醒你的朋友们,这个世界就会放出被禁锢的镇民们,而,你们也能因此而被这个世界释放。”

“岗位要有个合适的人,这个人不合适了,只能其他人顶上。有人在岗位就行了对吗?那么……我们被禁锢了,而不是放出怎么办?”

“这当然不会,我看透现实与理想,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交汇点,而这个交汇点是你唤醒你朋友们都关键,也是这个世界不会禁锢你们的原因。你们本质上不属于这个世界,世界所能禁锢镇民们是因为他们的交汇点是童话,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“好吧,我只能信你了。”叶修虽然这么说,但是心里还是对河水信了七八分。“我该怎么找到我的朋友们?”

“看到我的两条支流了吗?你所在的这面是理想,所以一切都是美好似梦的。而你的朋友都在另一条支流那边,那边是现实,童话镇的现实。那边不是理想,现实有危险,你要去吗?”

“不去,我能离开这么?”

“当然不能,我只是客气问问,你不是清楚吗?”

“那当然去啊,我也只是客气问问啊。”叶修看着河水并不是很深,脱下鞋子袜子卷起裤脚淌水就过去了。

“你的脚虽然不臭,洗过没之前,别弄脏我啊。”

“您不是魔法河,睿智的河水吗?还嫌弃这个啊,不然你带我飞过去啊。”

“哼……”

“呵呵”叶修笑笑,继续淌水,在离开那条现实河水后,眼前景色大变。还是一片树林,但不似那边的笔直翠绿。一片秋景般,枯叶飞落。

“你的朋友在这的十个,你让他们想起后,他们就会被世界踢出去吧。而你,如果想回去,还是得来找我。”

“找你,那你干嘛不让我现在就走?”

“怎么有谈这个,只有你的朋友们都走了,世界恢复了,我才能使用魔法好吗?”

“原来,你现在不能使用魔法啊,本来只是逗逗你,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啊。我走啦啊,别想我。”

“你……哼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30)